Tuesday, October 14, 2014

遗憾市议员靠反对党揭弊呈英雄,倪可汉反问为何不在8、9月常月会议反对?

 


针对行动党揭发曼绒县广告牌执照费调高10至33倍的政策后,曼绒县9名市议员方才如梦初醒召开联合记者会反对广告牌执照费涨幅的做法,倪可汉对市议员不尽责的行为深表遗憾。

实兆远州议员拿督倪可汉今日发表文告说,反对党的最主要工作是负责监督政府,若发现政府所拟定的哪条政策会带给人民不利的影响,就必须公开反对和告知人民。在广告牌执照费大幅度调高的课题上,行动党履行反对党责任揭发这项弊端,遗憾的是国阵市议员不但事先对这课题没充分了解,还反指倪可汉把这项课题‘政治化’。

地方政府广告条例(Undang-undang kecil Iklan)第41条清楚指明市议员的权限

也是木威区国会议员的倪可汉指出,根据地方政府广告条例(Undang-undang kecil Iklan)第41条赋予市议员在议会权利增加、修改或删减部分或全部条例(Majlis boleh menambah, meminda atau membatalkan kesemua atau mana-mana bahagian),就算该项政策被列入宪报还可以喊停。遗憾的是国阵市议员陈泽顺在报章声称市议员没权利阻止法令通过,这无疑是在自打嘴巴。更甚的是,这项新收费制度在2014年8月1日正式实行后,经过倪可汉向曼绒市议会查询后,国阵市议员在8月和9月份市议会常月会议对这项新政策只字不提。他揶揄马华、民政、国大党和人民进步党市议员在这两个月神隐,要不是行动党揭发这项离谱的政策,相信这项课题不会得到广泛的关注,国阵市议员绝不会自暴奇短,向人民坦诚无力反对这项政策在宪报获得通过。

倪可汉指出市议员其实有权利增加、修改或删减部分或全部条例

值得注意的是,总数拥有23名的曼绒市议员只有9位市议员站在同一阵线在昨天一起召开记者会反对广告牌执照费涨幅。无论如何,倪可汉挑战国阵市议员在月尾即将举行的市议会常月会议中通过,取消这项涨幅离谱的政策,别再以没权利来推卸责任。

宣誓上任半年和4个月无阻宪报通过,倪可汉批评国阵与马华市议员表现不及格‏

闹得沸沸腾腾的大幅度调高广告牌执照费课题,马华原任市议员试图以不入阁来脱罪,新任国阵市议员在不合理政策曝光后也试图争取降低广告执照费,但这一切努力还是逃脱不了为何在新官上任的4个月不阻止这项新政策在宪报通过的质疑!

实兆远州议员拿督倪可汉指出,这项新收费是在去年10月18日由地方政府通过,10月29日再由霹雳州行政议会通过,最终在宪报公布直到今年8月1日才正式开始实行。根据记录,曼绒县的国阵市议员是在今年1月28日宣誓,马华市议员迟至3月26日才宣誓,所以国阵和马华市议员理应有半年或4个月的时间阻止这项不利民政策在宪报通过。倪可汉质疑,为何国阵和马华市议员在当初不主动诚实告知人民这项惊人的涨幅,反而需等到反对党议员揭发这项课题后才跳出来澄清?

也是木威区国会议员的倪可汉今日发表文告说,虽然霹雳州民联在505大选获得超过50%的选票也无法执政,但行动党不忘尽反对党议员的责任,监督国阵州政府的各项政策。他批评国阵和马华市议员的政治把戏,要不是行动党揭发这项离谱的政策,国阵和马华市议员是否还会试图一直隐瞒这项新收费?这项政策在宪报公布获得通过也是发生在国阵和马华市议员任内,所以他们责无旁贷,市议员表现不及格!

他希望曼绒市议会可以重新检讨涨幅,毕竟10倍至33倍的涨幅过于离谱,受影响的商家绝不会自行吸纳成本,最终被逼涨价抵消涨幅,受涨价之苦的最终还是人民。

Monday, September 22, 2014

双礼佛沦为三不管地区卫生情况严重,倪可汉建议更换大垃圾槽和按时收集垃圾‏

倪可汉(左三)登记注册参与《向骨痛热症宣战》大扫除运动

距离班台市镇附近的双礼佛渔村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区,一个地方却归两个市议会分别管辖。由于两方市议会互相推卸责任,渔村里的基本设施落后,卫生问题也困扰了整村人。

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昨日早上出席双礼佛站《向骨痛热症宣战》大扫除运动后发表文告说,拥有两个市议会的双礼佛完全没有因‘人多好办事’而受惠,事实上由于该区一半土地由曼绒土地局管理,另一半由则归拉律马当土地局管辖,就连市议会也分别由曼绒市议会和太平市议会管辖。按照马来西亚官场文化,涉及争议的地带往往都成了‘三不管’地区,双方放任民生问题不理,接获投诉后都互相推卸责任。因此,双礼佛渔村的基本设施落后,困扰渔村居民的卫生问题也不能获得妥善解决。

倪可汉(右三)和政治秘书黄琳惠(右四)获分配垃圾袋进行大扫除工作

倪可汉指出,现在曼绒市议会只置放一个垃圾槽在渊民小学对面,居民需自行把垃圾丢到槽里。无奈,市议会没有收集垃圾的固定时间表,垃圾槽的面积太小造成垃圾满溢问题严重。在当日大扫除运动时,倪可汉曾当面向市议会官员反映这项问题,建议市议会更换一个大垃圾槽和设定收集垃圾时间表。

另外,倪氏也希望该村民可以自动自发把垃圾收集后丢进垃圾槽里。他说,双礼佛最近成了骨痛热症敏感地区,当日大扫除运动也发现许多孑孓生长的温床都是出自于人们随手丢垃圾的地方。他建议州政府可以把该地区合并归由曼绒市议会管辖,彻底解决该村基本设施落后和环境卫生问题。毕竟积累已久的卫生问题,并不是一个大扫除运动可以解决的。他希望州政府可以回归问题的核心,行使州政府权力改善双礼佛的现况。

陪同倪可汉出席当日的大扫除运动的还有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倪可汉政治秘书黄琳惠和一众行动党党员。

水灾后路陷情况严重,工程局拖延一年还不处理投诉‏

倪可汉(左四)和黄渼沄(左五)与居民一起投诉工程局不尽责使路陷面积扩大

位于班台区的双溪峇都主要道路在去年被洪水淹没后,路面下陷情况严重,居民每天经过该路段时都提心吊胆。行动党多次向公共工程局(JKR)投诉,始终不见有关当局采取行动。

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今日接获当地居民投诉后,与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一起到当地巡视选区查看详情。黄渼沄说,霹雳州班台去年发生的水灾造成千多人受影响,连续几日的连绵大雨造成班台几个地区和村庄被水淹没,所幸在水退后居民们努力收拾残局,加上各政府部门所发放的赔偿与援助金及时到手,居民们的生活已恢复现况。

路面下陷情况严重,迎面而来的车子多选择以反方向行驶

无奈,双溪峇都居民多次投诉主要道路的路面下陷的问题始终还未获得妥善解决,行动党也多次针对此事向公共工程局投诉也没有下文。黄渼沄今日发表文告说,双溪峇都的主要道路本已窄小只需容纳一辆车在本身的车道川行,而且该条道路也是村民每天的必经之路。每当居民经过该路段时都会提心吊胆,知情者将会放慢速度行驶。无奈天黑时该路段的街灯不足,若不是本地人驾车经过时的情形是险象环生。

她也指出,该路段隔壁的小河没有栏杆,若不幸因该下陷路况使车子打翻时将会直接冲进河里。她说,这项本来可以轻易解决的问题被工程局拖延了近一年后,路面下陷的面积不断扩大。最让人气愤的是,工程局要么接获投诉时爱理不理,或者企图以拨款不足来含糊过关。她希望工程局别白拿薪水,认真努力工作解决这项问题。


骨痛热症黑区选择性清理水沟,倪可汉:市议会应自罚500令吉‏


在班台旺路口看到骨痛热症醒觉运动的布条显得格外讽刺,倪可汉(左五)认为市议会应自罚500令吉罚款

饱受骨痛热症肆虐的班台旺居民向木威区国州议员投诉,本地最近成为蚊症黑区的罪魁祸首是曼绒市议筛选的承包商只是选择性清理沟渠,许多条沟渠阻塞了几个月也不见市议会采取行动。

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和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今日巡视选区时,接获班台旺(Taman Pantai Wang)居民投诉花园里许多沟渠没有按时清理,更甚的是有时承包商只是充当门面功夫清理沟渠时只是清洗第一和第二条巷,后方的沟渠完全置之不理。倪可汉说,上述情况已经维持了好几个月,他的政治秘书黄琳惠多次向曼绒市议会投诉时,所得的答复往往都把责任推给承包商。

倪可汉(右一)与黄渼沄(左一)接获当地居民投诉后巷的沟渠没按时清理,有些地方更是严重阻塞

倪可汉今日发表文告说,如今班台旺成为蚊症黑区的凶手呼之欲出,在班台旺入口所挂的骨痛热症布条显得格外讽刺,因为造成该区成为黑区的却是执法单位。承包商没把工作做好不是市议会拿来当逃避的借口。市议会既然已经请了承包商,就要对他们有所要求。若是承包商没达到关键绩效指标(KPI)就应该把承包商撤换掉,甚至回收工程让市议会本身的部门处理清洁的工作。以班台旺为例,若是请多几个如此不负责任的承包商将会为市议会’倒米‘,助长蚊症继续蔓延。他认为市议会在这次过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没尽监督的责任,理应罚500令吉罚款。

Monday, September 8, 2014

遗憾行动党无辜被卷入预设立场政治化漩涡,章仁纲声明行动党绝不干涉社团独立运作‏

针对前红土坎国会议员丹斯里江作汉没被邀请出席双九节活动,行动党无端端被卷入这次政治化漩涡深表遗憾。

实兆远州议员拿督倪可汉的政治秘书章仁纲声明,倪可汉是以受邀嘉宾身份出席这场双九节庆典,主办单位要邀请任何人出席活动行动党都不会越俎代庖干涉,况且行动党深知受邀只是客的道理,绝对尊重主办单位身为主人要邀请任何人出席的权利。

章仁纲说:‘就像双九节及设教111周年纪念工委会主席瞿述连临时决定邀请江作汉出席,行动党和倪可汉也绝无异议,毕竟倪氏也跟江作汉同台十多年了,绝对不会有王不见王的问题’。他希望各造别模糊焦点,忽略了这场双九节庆典的意义。

另外,章氏也对陈兴旺与陈泽顺在报章和面子书公开声讨工委会,也同时暗示政党主导这项庆典的举动深表遗憾。他说,行动党并无意卷入这项早已预设立场的争论,并且哪方在政治化这件事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他认为两人在这件事上的处理方法有欠妥当,只要私底下向主办单位反映就可以化解的误会,他们却选择在报章和面子书上炒作,一并把其他‘政党’拖下水。他澄清行动党深知自己扮演的角色,绝不会干涉社团、宗教团体和机构的独立运作。

他说,有些社团、宗教团体和机构也没有邀请倪可汉出席活动时,倪氏一点也不在意为何身为国州议员没被邀请出席,更不会公开声讨主办单位。章仁纲希望这次误会可以落幕,并在今晚和明晚的双九节庆典活动上看到丹斯里的出席。

Thursday, September 4, 2014

曼绒县正式向骨痛热症宣战,倪可汉呼吁居民众参加大扫除‏

曼绒县国州议员一起出席‘向骨痛热症宣战’推介礼,右起黄渼沄、倪可汉、赞比里曼、法力、拉昔迪

骨痛热症病例在霹雳州居高不下,虽然曼绒县并不是蚊症热点区,但曼绒县国州议员和各政府部门还是非常重视日益上升的数据,经过几次会议后决定在接下来一个月每个星期天在孑孓敏感地区展开大扫除运动。

由曼绒县行动理事会主催、曼绒市议会和曼绒卫生局联办的《向骨痛热症宣战》运动昨天在沙姆特拉(Taman Samudera)室内足球场正式展开推介礼。曼绒县代县长法力在致词时说,黑斑蚊出没的主要地点包括草场、政府办公室、施工建筑物、垃圾场和学校,单单在曼绒县就有12个地区孑孓敏感地区。他希望人们注意家里周围的清洁,同时也照顾公共卫生。

左二起倪可汉、班台区州议员黄渼沄、红土坎区国会议员英然、巴西班尖区州议员拉昔迪、曼绒县代县长法力、曼绒市议会主席赞比里曼一起查看推介礼的小册子

木威区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在出席推介礼后发表文告,分享以4S方法来灭绝蚊症。1S是搜寻和摧毁(Search & Destroy),往往都是因为人们的疏忽在容器里积水提供了孑孓成长成为黑斑蚊的环境,他希望大家可以随时检查积水的容器是否有幼虫或蚊蛹,若是有所发现应该倒掉积水和清洗容器。2S是个人防护措施(Self-Protection Measures),若有必要可以在窗户或门安装蚊帐,易惹蚊体质可以穿长袖衣。3S是及时咨询治疗(Seek early consultation),若是亲友已经发烧两天,皮肤又有红点应该及时到诊所让医生检查,骨痛热症的症状在早期并不容易发现,病人应及时治疗以免引发并发症。4S是拒绝喷蚊油(Say no to Indiscriminate Fogging)。许多人迷信喷蚊油是解决蚊症的救星,实际上蚊油只是把蚊子驱赶往别处,一般喷蚊油都是在蚊疫区进行。

倪可汉在推介仪式上签名响应抗蚊大扫除运动

也是实兆远区州议员的倪可汉也呼吁曼绒县民众配合行动理事会的时间表,在孑孓敏感地区一起大扫除,身体力行向黑斑蚊宣战。


大扫除时间和地点:

8am 02/9(星期日)- Taman Samudera (推介仪式)

8am 07/9- Manjung Point 

8am 14/9- Fasa 2H, 2I, 2J 

8am 21/9- Bagan Panchor 双礼佛

8am 28/9- Taman Dinding, Ayer Tawar 爱大华天定花园